根号三

O ever youthful, O ever weeping.

如果我能够满足只吃清汤粉的幸福,我也绝对不会再去羡慕大城市一分一秒。

但我偏偏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,喜欢上了吃锅包肉和溜肉段。